妄想培养皿

      语文水平有限所以有什么问题希望大家一定要不吝啬地指出来拜托了!.(๑°ㅁ°๑)‼

       三月的雨似乎永远也下不完。淅淅沥沥的雨滴不断滋润着不久之前才抽出新芽的柳枝,惹得绿腰们轻移缓步,好不婀娜。白墙青瓦掩映下,月老城中人们依旧行色匆匆,却比往年这些时候要多出几分躁动。若仔细看去,依稀可以分辨出几人右手小指根部有红线印记。只不过这小桥下水色同雨连作一片,雾气缭绕,倒使这平日喧闹的城莫名成了仙境,隐隐绰绰,总是看不真切。

      不知是何处巷末,已经清脆了一天的琅琅书声终于停了下来。几只黄莺低低掠过青石板路,停在小小院落中的梨树上,耳鬓厮磨起来。“先生,明天早课见。”“先生,我娘说黄家的小姐倾心于您,您知道吗!““还有我家隔壁姐姐!”被唤作先生的男子只是无奈笑笑,一一帮每位学生理好衣襟,柔声道:“哪家小姐我确是不知,不过我知道你们明早要交的功课可不能少一字。”孩童们又起一阵喧嚣,与先生道过别,两三个撑一把纸伞,惊起落花纷纷,黄莺啼鸣,出那小小门户,四下散了。先生在后面跟着,一把青色纸伞慢慢晃过那落花雨,直到小巷口。人就在那默默站定,也不怕春露湿了衣角或是摇曳柳枝绕了青丝。看学生们都消失在雨雾之中,方才又回了那学堂,收好桌上的书,锁了门窗,向小巷深处走去。

      天色渐晚,临河的街道也渐渐安静下来,偶有二三行人,也急着回到家中。月老城的三月的夜,并不总是热闹的。这座城正在慢慢从冬季的困意中醒来,总是不缺这样一些淫雨霏霏,春寒料峭的夜晚。客栈的灯笼在高处微微晃着,淡淡地晕出一片白。

      而并非所有地方都是如此冷清。沿这河向下走约两座桥的距离,再穿过三四小巷,又是另一番景色。碧甍飞瓦,宫灯挑檐,寻常屋舍中隐匿的竟是一片灯火通明。嬉闹嗔笑,莺歌燕舞,灯影幢幢,人影绰绰。兴致高处,声浪一起,连那锦帘也似和着胡姬的纤腰飘忽起来。

       有人说这方寸之地才是真正的月老城,世上所有因情而起的欢喜心,怨憎恨,爱别离,求不得,都能从此窥得一番。有一掷千金为红颜一笑,有两情相悦却阻碍重重,有时过境迁而旧情不再。更多的则是一夜欢愉之后,于彼此也依旧不过是陌路人。

       歌姬总唱不腻那些郎情妾意两心相许的温软调子,而那楼台中你侬我侬的一夜鸳鸯们又有几人会拿真心相待?即使这听起来像个拙劣的笑话,却总是有那么多人不远千里来到这为求温柔乡里的一醉。

       月老城,月老城,红线易有,情丝难断。一把青伞,半声轻叹,事已至此,不过是听天由命,随遇而安罢了。

       他从未想过要去违抗命理天道,只是从小便学会了尽人事而已。最后会怎样,从不去问,从不去想。现在是如此,以后,也应当一样。

       再回望一眼这城,将阡陌全记入脑中,素衣背影消失于烟花巷末。而这雨,不知何时才能断。

————————我是愉快的分割线ヾ(´・ω・`)ノ——————————

 因为某些不可告人的原因现在才把第一部分给撸出来真是太抱歉【土下座】,暂时游戏也玩到吐了所以会加油快点撸下一章哒(๑•ㅂ•)و✧

       



评论(4)

热度(10)